线路
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中国 > 西藏 > 山南 > 山南旅游攻略 > 80天藏区环游 - 山南篇(1)山南最新路况
山南旅游Shannan
 | 

欢迎您访问山南!

想去0

去过0

80天藏区环游 - 山南篇(1)山南最新路况

http://shannan.cncn.com/  2008-12-14  来源:CTRIP 作者:Cahuang

八一—派镇—直白村:

林芝到直白村,要先经过林芝机场,然后转入岗派公路。八一镇离林芝机场55公里,全程都是柏油路,路况非常好。公路几乎绕着机场转了大半圈,正好让我仔细看看这个我已经仰慕了很久的机场。光看下面的介绍,就觉得飞林芝该是一趟多么惊险刺激的旅程啊!老实说,自己一直很想飞一趟林芝,体会一下在雅鲁藏布江峡谷中穿梭的滋味,但是世界上最难飞行的机场之一这个头衔又屡次让怕坐飞机的我打起了退堂鼓。 

“林芝地区在二战期间,是著名‘驼峰航线’的必经之点,由于天气情况复杂,地理环境恶劣,当时曾有数十架盟军运输机在这群山中坠毁。林芝机场与我国先前建成的所有机场相比,地形和气候条件最为复杂。机场地处雅鲁藏布江河谷中,海拔2949米,周围50公里扇区内均是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山,最高的南迦巴瓦峰海拔7700多米,而且机场上空云层厚度经常在三四百米左右,飞行员不易目视找到跑道。飞机起降只能在狭窄弯曲的河谷中飞行,飞行航道最窄处距离峡谷两侧山脊不到4公里。机场多低云天气,风向多变并伴有风切变等紊乱气流,每天14点至18点时段风速增至27米/秒,远高于波音757机型15米/秒的适航标准,飞机只能利用上午时刻起降,根据气象资料统计机场全年适航时间累计仅有100天。由于航路穿越峡谷狭窄曲折,超出了飞行正常标准,下降进近过程中飞机的近地自动报警装置可能随时触发,同时因地形复杂,导航设备发射的信号会受到严重的地形遮蔽及干扰,飞行空域范围受限很大,并且机场西边的米林导航台距离中印实际控制线仅有11.2公里,要求机组的每一个空中转向和每一次高度变化都必须精准无误,被公认是国内民航净空环境、气象条件、导航站布局及飞行程序制定最为复杂、飞机起降和航班正点保障难度最高的机场,也是世界上最难飞行的机场之一。

飞机根据林芝机场的风向可以从西南方向和东北两个方向降落,但飞机不论从西南方向还是东北方向降落,均是从两条河谷汇合的地方进入下滑道,在这样一个三叉型的河谷汇合处空气形成乱流,既有来自前后左右方向的气流,又有上下方向的气流,变化非常快,形成风切变,对正在下滑过程中的飞机安全影响很大。为了预防风切变对飞机的影响,林芝机场安装了3部风切变气象雷达,这在国内的机场中绝无仅有。此外,林芝机场跑道两侧山脉的间距最宽处有4至5公里,最窄处只有1.5公里,飞机起飞后在一台发动机失效的情况下无法在山谷中盘旋回转落地,必须爬升高度重新加入航线,飞行20多分钟后再进入下滑道落地。危险还来自于林芝机场跑道中间有一个和跑道成90度的山口,最高风速可以达到每秒27至30多米,而在平原地区风速达到15米已是极限,这种强烈的正侧风对快速滑跑的飞机也形成了非常大的安全隐患。”

过了林芝机场,便是为配合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旅游开发而修建的岗派公路了。岗派公路以林芝机场为起点,终点是米林县的派镇直白村,全长88.9公里,全部是超级好走的柏油马路,今年7月份才刚竣工投入使用。师傅说这条路的建设速度实在太惊人了,他去年来的时候还半点修路的迹象都没有呢。

从八一镇出来,我们先是沿着水色常年清澈的尼洋河而行(雨季走来,所见的江河尽皆混浊不堪,唯独尼洋河始终保持其清澈碧绿的本色,让人称奇)。到了米林附近,尼洋河汇入雅鲁藏布江,一河清澈,一河浑黄,清浊分明。沙洲星罗密布,只可惜天气阴沉。

再往前走,还可以看到雅江上的佛掌沙丘——暖气流由大峡谷北上,与雅江水逆流摩擦的漩涡作用下,在雅江两岸形成众多的固态沙丘。沙丘长约2公里,宽约1公里,高低不一,呈波浪形状,最高处约15米,犹如一条巨龙盘卧,又因形状象双手合十的佛掌而得名。但是,但是,我怎么看也看不出巨龙或是佛掌来啊?阿弥陀佛!

车到了派镇就给拦下了,原来从今年的8月1日开始,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景区正式营业了,再往里走得买门票,150块一个人(师傅不用买)!这是80天里最贵的一张门票!公路边新修的游客接待中心规模真是宏伟啊,怪不得门票要这么贵!鉴于那天我们进去后一直等到第二天都在下雨,南迦巴瓦连个影子都看不到,因此强烈建议要去大峡谷的各位一定要找个好天气去,否则,这150块就算是肉包子打狗去了。想要从派乡徒步去墨脱的驴友,从今起也得在自己的预算里加上门票钱了。除非你能象我们后来碰到搭便车的那两位强人一样,背着大包绕老远趟河翻墙逃票。可惜我们有车子,无论如何是躲不掉的。

在派镇午饭的时候,发现饭馆的三面墙上都是白纸,上面满是已经走出墨脱或准备走入墨脱的牛人们留下的豪言壮语,有的写得挺搞笑的。

派镇往直白村去是一路下坡,师傅一面开一面不由得感叹路况实在太好了,和去年来的时候简直是天渊之别。路边新修了南迦巴瓦观景台,可惜,我们过时除了云雾还是云雾。

往村里去的路上还有几处景点:

情比石坚——巨大的岩石一分为二,一株桃树生于其中。当地传说这是桃树王之女与部落男子的爱情见证。

千年大桑树——树龄1450年,树高8米,胸径11米。古树枝繁叶茂,年年开花,但无果实。当地人称之为“布欧色薪”(意为“雄桑树”)。将其视为吉祥物,相传是由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亲手所植。

直白村就在雅鲁藏布江的一个小拐弯旁边,甚是宁静,颇有点尼汝村的感觉。村里原来有藏民自己经营的小旅馆,师傅说其中的一家正对着南迦巴瓦,躺在床上就能看到雪山。但是我们找到那,却发现大门紧闭,等了好久都没有人过来。后来才知道现在村里修建了游客接待中心,所有游客只能去那里住宿。接待中心有着很大的院落,很多看门狗(怕怕)。正中是一栋两层的房子,一楼是餐厅和管理人员自住,二楼分成左右两间,每间里摆了N多张床,床单被子雪白,看着倒也干净。就是这个干净的假象让我放松了警惕,没做好防御措施,导致那晚被跳蚤咬了十几二十个包(反而是后来在阿里处处防范,即使是住在藏民家都没再被跳蚤咬过),哭啊。

夜里醒来N多次,望向窗外,还是什么都看不到。七点不到就起来了,外面仍在下雨。听到接待中心的人说早上南迦巴瓦出来了快半个小时,不是吧??那时我已经醒了,也一直看着南迦巴瓦的方向,怎么可能错过呢?难道竟是无缘??

派镇—米林:

约90公里,得先从派镇沿岗派公路回到林芝机场,再转上306省道。全程柏油马路,非常好走。

米林—朗县

167公里,还是走在S306上,继续是非常好走的柏油路。我们去的时候朗县只有90#汽油可以加。

朗县—加查:

一出朗县后,S306的路况就变得差了起来。84公里的道路几乎全是砂石土路,一面临山,一面的脚下就是汹涌的雅鲁藏布江。山体呈黑色,山石松软,有不少狭窄陡峭的落石滑坡路段,雨季的时候要尤其小心。

加查—曲松:

这是一段噩梦般的路,也是80天里碰到的最烂的路段之一(另一段超级烂路是那曲到索县),75公里的路程我们走了整整六个小时!!

在朗县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听说加查曲松段因为修路、还有前一阵的连绵大雨已经好些天无法通车了。从拉姆拉措下来那晚住在加查,当地人也是这么说,就连泽当到加查的班车,也得绕道,拉萨—林芝—朗县这么转一大圈,看来我们也得这么走了。晚上在小饭馆里吃饭时,旁边走过一群穿着冲锋衣裤的人,一看就是游客。他们中的一人突然走过来问:“外面的那辆越野是你们的吗?”在得到师傅肯定的答案后,双方便开始攀谈起来(这种情况一路上碰到不少,司机们总爱互相打听前方的路况)。原来他们刚从曲松过来,说今天开始放越野车和大车过了,但是劝我们还是绕林芝走,因为曲松过来的路实在太烂,他们一早就出发了,结果到入黑才到达。虽然开的是辆加高了底盘的北京吉普,他们说一路上还是给挂了无数次。但是师傅本着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还有尽量不走回头路(因为绕林芝要多花至少两天时间)的宗旨,决定还是往曲松方向走。

第二天一早就出发了,外面还是绵绵细雨下个不停。走了大半个小时,师傅就已经在后悔没有听从别人的劝告,绕林芝走。但是借用师傅的话,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还是继续往前。那是怎样的一条超级翻浆烂泥路啊?!路被来往的大卡车压出极深的车辙,很多路段车辙坑都有半尺到一尺深,要是顺着车辙走的话,我们的车子肯定会被挂底甚至架住,所以不少路段师傅只能让车子倾斜着走(一边轮子在车辙上,一边轮子架在车辙间高出的地方)。最惨的是车辙坑很多被稀泥浆填满了,车子要驶进去了,才知道坑到底有多深。尽管师傅已经在左右打着方向,尽量挑好走的路来走,但是不时还是听到哐哐的声响——底盘又被挂了。师傅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心里一定是在流血啊!对面有大卡车经过的时候,感觉那车就象在泥海中航行一样,车轮所过之处,泥浆如浪花般纷纷向四周涌开,车轮一过,泥的海洋又回复了平静。虽然我们的车子用的是越野的大花纹轮胎,还挂了四驱,但是还是能感觉到车子从一条车辙滑过另一条车辙,然后在车后又留下一条新的。师傅说他开车这么多年了,这绝对是他走过的最差(注意,不是最难走)的路,与之相比,他觉得阿里的路根本就不算什么烂路了。

从早上九点半开始爬山,我们不停地爬坡,转完一个弯又是另一个弯,这坡却好象永无穷尽,怎么都上不到顶。快十一点的时候山上更是开始起雾了,十多米外就什么都看不清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终于,在一点半的时候,我们见到了飞扬的经幡——终于到垭口了。看到山口的牌子,才知道我们正爬的这山原来是海拔5088米的布丹拉山,这海拔比起滇藏线上的最高点——海拔5005米的东达山和海拔5020米的米拉山都要高!怪不得爬来爬去都爬不完啊。“布丹拉山藏语意为散落的一卷经书。相传莲花生大师把一卷经书托付给乌鸦送往琼果杰寺(在圣湖拉姆拉措下),当乌鸦叼着经书飞到山顶时,非常疲惫,张开长嘴休息,致使经书散落在这座山上。忽然间天旋地转,秒音四起,山形变成了一卷散落的经书。从此,这座山便被人们称为‘布丹拉山’。从山上俯瞰,崎岖蜿蜒的山路,犹如一条洁白哈达飘在重峦叠嶂的布丹拉山上。”可惜,我极目四望,除了浓雾和面前的烂泥路,什么都看不见,自然也看不出这山到底是否象或翻开或叠放的经书了。山上的天气真奇怪,越过垭口,浓雾就消失了。下山的路和上山的没什么区别,继续是翻浆烂泥路。师傅说同样的路下山其实比上山要难走(原谅我不会开车,所以这些常识俺是一概不懂的),但是我们却只用了两小时便下到了山脚。由此可见这山两边并不对称,山体一边相对平缓弯道不是那么多(也就是我们下山的那边),一边陡峭所以必须得一个接一个的之字弯往上盘(也就是上山那边了),有点类似于怒江沟所处的业拉山。

当路上的稀泥浆越来越少,路面越来越干,车辙印子也越来越浅,我们知道,这条烂路快要到头了。六个小时后,我们终于重新踏上了柏油路面,那瞬间的感觉,犹如从地狱回到了天堂,屁股都有点不适应了。不知道这条路什么时候才能修好,大家过之前,务必要打听清楚路况。

PS:路上有个小插曲——在最烂的一段翻浆路上我好不容易拍了一段录像,过后才发现当时自己竟然忘记按下开关,结果是什么都没有拍下来,晕!

曲松—泽当—贡嘎—拉萨:

这一路大部分都是柏油马路,也就不多说了。S306和G318几乎是沿着雅江而行,风景秀丽。可惜的是,虽然3.14已经过去了快半年,桑耶寺还是继续关闭不对外开放,我们在雅鲁藏布江大桥靠泽当这头就被武警拦下了,怎么说都不让过。自然,青朴修行地也是上不去的了。

无法上传照片,要看相关路况的图片,请见: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c43d3f0100b09c.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c43d3f0100b1cn.html

喜欢5
分享:
最新评论 (0条)
还剩下500/500
发表评价
    • 雍布拉康 这天,我在山南,这天,恰巧是我的生日。一大早就被祝福包围。陌路相识的朋友早几天就记得,半夜即有微博私信的生日祝福。一早又有电话又有短信又有拥抱,这个生日注定要成为我生命中永难忘却的生日。 山南是个神奇之...
    • 藏南秋意之旅 当秋天的脚步走近的时候,西藏那如梦境般的美景仿佛开始从夏的璀璨中升华,一年四季的魅力和活力,都凝聚在秋天,千变万化的自然风光,连诗文和画卷都难以形容。那里,不带一点杂质的蓝天,洁白无瑕的云彩,飘渺空灵...
    • 接近天堂的地方:西藏(一) D1: 上海 - 重庆本来我们纠结于到底是坐青藏线去,还是飞到西宁再坐青藏线,还是彻底就飞机上.后来由于不跟团,要买4张火车票实在是很难,索性还是选择了飞机.机票是精明的小y顶的,从上海出发到重庆机票520回程320,从重庆...
    • 西藏为什么那么迷人? 去了趟西藏,最大的感受就是她太迷人了!!! 同时还觉得西藏很神秘,具体我比较感兴趣的就是: 1. 丧葬习俗 天葬--最神秘的天葬(人死后由天葬师将尸体分成碎片让老鹰吃),水葬,树葬藏医学里面的解剖学就是由天葬...
    • 西行日记(6)---莲花圣地,山中幻境